“变味的直销”:拉人头收入门费,多品牌陷传销争议

作者: 采集侠 分类: 财经 发布时间: 2019-01-19 15:38

“我还能拿到赔偿吗?”家住内蒙古的小雨(化名)在受访中反复追问。小雨母亲去年将腿不慎摔断,经朋友介绍与华林酸碱平生物电DDS按摩器“结缘”,但在小雨看来,母亲却也因此丧命。


“我母亲一直在家里‘练电’。之后我父亲打电话说她‘没了’。”小雨称,至今只拿到六万元的“安慰金”。经过协商,她在称母亲“意外身亡”、与华林公司无任何关系的协议上签了字。


小雨只是“华林酸碱平DDS传销揭露”QQ群206名成员中的一个。而新京报记者注意到,自称直销企业“受害者”的群并不少见,涉及公司包括宁波三生、南京中脉等。

新京报记者17日致电南京中脉公司,截至发稿时未收到回复。宁波三生相关负责人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受害者”爆料的“排队占位”问题是明确违规的,公司正在严厉打击。


近日,市场监管总局等13个部门已部署在全国开展整治“保健”市场乱象百日行动,各地市场监管部门积极响应、迅速行动。

风波


华林按摩器卷入“命案”


1月15日,据沧州发布微信公号,自联合调查组进驻华林公司以来,经过紧张的工作,初步查明,该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目前,公司主要负责人和相关人员已被警方控制。16日一早,听闻这一消息,小雨回复记者:恶有恶报。


小雨回忆,母亲通过朋友接触到华林,此人称华林酸碱平生物电DDS按摩器包治百病,这让患有腿疾和乳腺问题的母亲看到了希望。第一次使用按摩器后小雨母亲“感觉舒服多了”,自此吵着要去开会。


“其实做按摩的当天确实有好转,但是第二天就不行了。我学医的朋友说是因为电流刺激大脑,给大脑传播了错误的信息。”即便如此,去年正月初八,小雨和母亲还是一起赶到了河北沧州,参加一个5000人左右的大型会议。“现场听着感觉很像传销。到了宾馆之后,我和另外三个不认识的人睡在一张床上。”当天晚上小雨选择订机票回内蒙古,留下母亲听了三天的课,其间母亲用信用卡借款5万元,加入了这些人。


母亲曾尝试给小雨做DDS按摩,并未成功。“我不同意。我打心底里面不相信这个东西,因为它电过我,还电过顾客。”小雨拒绝母亲后转身上班离开,此后便接到噩耗:母亲“没了”。


小雨坚称母亲的死和华林酸碱平生物电DDS按摩器有直接关系,因为法医开棺验尸之后称母亲身上有电击斑,后背两块地方烧焦。而出事之后,所有的华林微信群都将小雨母亲踢了出去。


“我母亲总团队的头儿张某直接把她删除了,当我几次打电话质问后,他态度变得强硬,表示要是公了,他们也无所谓,因为公司之前出现过类似事件,最后也不了了之。如果想私了,对方可以进行筹款。”小雨最终选择私了,她独自坐火车前往包头,和华林河北区的负责人张某、母亲的朋友和另一个华林公司员工见了面。张某拿出一份协议,要求小雨“封口”。小雨给记者出示的录音记录了这一过程。


根据协议,小雨的母亲因突发心梗死亡,小雨拒绝这一表述。经过协商,小雨在称母亲“意外身亡”、与华林公司无任何关系的协议上签了字,拿到了合计六万元的“安慰金”。对方表示,这只是安慰金,并不是赔偿,公司对此并不负责。


自此之后,对方再也没有联系小雨。而母亲的微信好友也都改了名字,将“可以治疗糖尿病”等字眼全部删除,朋友圈内容也显示仅三天可见。


实际上,小雨所述的遭遇并非个例。


新京报记者在中国裁决文书网上搜索发现,华林酸碱平生物电DDS按摩器此前曾卷入“命案”。2017年5月,王树瑞向被害人张玉俊推销华林“酸碱平生物电DDS按摩器”,王树瑞向张玉俊介绍产品功能,同时称质量可靠,张玉俊当即订购一台。2017年5月23日晚8时50分许,张玉俊在使用按摩器按摩身体时意外身亡。家属及时报警,警察勘查现场发现:按摩器插着电源,按摩器的两极分别放在张玉俊的颈部和腰骶部,两处均有烧伤。2017年7月20日,天津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出具《法医学尸体检验意见书》,鉴定结论为张玉俊符合电击死亡。


目前,此案尚无判决结果。


探秘


华林最高入门费被曝达10万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