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达股份撤离云南千亿大矿金鼎锌业 央企已成大股东

作者: 采集侠 分类: 财经 发布时间: 2019-01-26 00:56

新京报讯(首席记者 赵毅波)在最高法院终审判决之后,云南千亿大矿金鼎锌业的归属权已然尘埃落定。


1月25日,新京报记者独家获悉,云南金鼎锌业有限公司1月24日发生股权变动,昔日大股东四川宏达股份有限公司实施退出,央企方面的云南冶金集团取而代之成为大股东。目前,该事项已完成工商变动。


具体看来,在此之前,宏达股份持股60%,系第一大股东。此后,云南金鼎锌业有限公司100%股权分别由云南冶金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持有51%,怒江州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持有20.7%,云南省兰坪白族普米族自治县财政局持有25.3%,云南铜业(集团)有限公司持有3%。


据新京报记者获悉,时任云南冶金集团董事长田永早在2015年成为金鼎锌业的法定代表人。2018年10月,央企中铝方面的高管许波出任金鼎锌业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


宏达股份已在最高法院败诉


金鼎锌业原系上市公司宏达股份的核心资产,而宏达股份实际控制人为四川政商大佬刘沧龙,他是宏达集团创始人,曾长期担任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


于宏达股份及其背后的刘沧龙而言,金鼎锌业为其崛起路上的关键一步。2003年7月,刘沧龙的宏达集团介入亚洲最大的铅锌矿兰坪铅锌矿的开发,该矿价值被认为高达数千亿元,兰坪铅锌矿即是金鼎锌业的主体资产。


然而,这一大矿的来路长期受到质疑。此前,原云南省政协副主席杨维骏通过网络举报称,价值5000亿元的兰坪铅锌矿,让四川私人老板刘氏以10亿元就控股了60%。


2015年12月,云南红河州中院一审依法公开开庭审理云南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原局长李晓明涉单位行贿、受贿一案时,公诉机关指控称,2000年6月至2005年6月,在宏达集团参与云南省怒江州兰坪铅锌矿投资开发过程中,李晓明为该公司谋取利益,并于2003年年底的某一天在其家中非法收受宏达集团董事长刘某通过他人送给的现金人民币100万元。


到2017年,上述争议终于走入司法程序。


2017年1月,云南冶金集团等4位原告将宏达股份及宏达集团告上法庭,并要求返还合计金额18.9亿元的相应本金和利息。“在(金鼎锌业)增资扩股及股权变更过程中,被告与相关方恶意串通,违反法律相关规定及交易程序,签订合同并办理相关手续,严重损害了国家利益。”云南冶金集团等称。


2017年10月9日,宏达股份公告称,公司于近日收到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确认四川宏达(集团)有限公司、四川宏达股份有限公司持有云南金鼎锌业有限公司 60%股权无效。


如果最终丧失上述大矿,宏达股份的收入和业绩如何维持存疑。在此情况下,宏达股份就该判决上诉至最高人民法院,请求最高人民法院依法撤销该一审判决,维护公司合法权益,保障全体股东特别是中小股东利益。


今年1月3日,宏达股份公告, 近日收到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7)最高法民终915号,对公司财务状况和经营成果将产生的重大影响,公司持有金鼎锌业60%股权无效,从2018年起,金鼎锌业财务报表不再纳入公司合并财务报表范围。其中,2018 年 1-9 月公司合并报表已确认的对金鼎 锌业投资收益金额136108484.54元,在2018年年报中不能再确认为投资收益。


此外,宏达股份向金鼎锌业返还 2003 年至 2012 年获得的利润,对公司 2018 年的净 利润影响为-1570444355.40 元。其中,扣除已经支付的增资款 496342200元后,公司向云南金鼎锌业有限公司支付 1074102155.4 元。


刘沧龙资产版图大收缩


在2017年云南国企展开起诉的同一年,四川政商大佬刘沧龙一度试图出售名下资产。


2017年9月,宏达股份公告,四川泰合集团拟共斥43亿元实现对宏达股份的控股。这意味着,继2013年撤出金路集团后,刘沧龙又将放弃他拥有的最后一家上市公司。


泰合集团背后的控制人王仁果为川商新秀,其1972年11月出生,2016年还与马云、任正非一起当选“中国经济年度人物”,当年资产达600亿元。近年来,泰合集团展开一系列的高速扩张。


然而,这次资产出售计划公布后,作为出售方的宏达和接盘方的泰合都收到不利消息。


2017 年 9 月,宏达股份公告称,宏达集团和刘沧龙合计持有的宏达实业82%的股权,以及宏达实业和刘沧龙先生持有的宏达集团 66.98%股权被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司法冻结,上述股权转让事项无法继续推进。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