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后插管蹦迪,从抖音开始

作者: 采集侠 分类: 科技 发布时间: 2019-01-23 17:33

先想象一下这样的日常

你穿过后门,来到一个不起眼的小店。这家螺蛳粉门口是一条狭窄的过道,过道两边的墙上布满了小广告,灯罩里积满了飞蛾。墙砖上的红色涂料渣掉在地上,踩上去吱嘎作响。你的家就在旁边的小区,每个月你要拿出工资的一半来支付自己的房租。 这附近似乎还有另几家饭馆,老板来自各地,不过前一阵子都因消防问题而关门大吉。你时不时来这里打发时间,因为你喜欢这里服务员精力充沛的笑容,而且这里的客人很少会开着扬声器刷抖音。 你并不喜欢抖音,无论是在聚会上,还是在地铁里。电视上正播放着某公司拖欠押金的新闻,不过大家都在玩手机,没人注意它。 你在西二旗一家互联网公司做开发。午休的时候,自己的同事不是在打农药就是在刷抖音。所以你也很少跟他们说话,这么一想,那里的确很适合你。

这是大城市中很多人生活的缩影,他们来自全国各地,在最受瞩目的互联网公司工作。下班之后回到自己十平米的小房间里,通过某种方式娱乐自己,眼前的屏幕可以让你短暂忘记生活的压力,只停留在抖音上的“美好生活”。这样的描写在小说作品中并不鲜见。

结合技术发展的角度来看,也许我们正站在一个赛博朋克世界的开端。

关于赛博朋克,更多人想到的应该是被霓虹灯覆盖的大厦、潮湿的环境、高饱和的色调、透明材质、脑后插管、神经控制、赛博格(义体改造)、穿着皮衣的美女、瘾君子黑客、斑驳的“未来式九龙城寨”、各种极客狂徒占领的无主之地....等等视觉表达。

脑后插管蹦迪,从抖音开始

是的,这些都是赛博朋克的重要组成元素,但也仅仅是赛博世界的枝叶。在这些视觉的表现形式的背后,有着扎实的理论基础和社会背景。

赛博朋克,是控制论(Cybernetics)与朋克(Punk)的结合词,是一种以计算机或信息技术作为主题的科幻故事分支

这一设定诞生于80年代,以现在和近未来的工业技术为主,人工智能、信息技术、生物技术飞速发展,人类社会的科技水平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通过计算机或信息技术为主题,围绕骇客、人工智能及大型企业之间的矛盾,展现数码社会不为人知的一面的作品。

生活在赛博朋克世界中的人,通常伴有“高科技,低生活”的特点,科技的高度发达并没有给(大多数)人们带来更高的生活水平,社会资源几乎都被大公司所垄断,人们生活在人口密度极高的“城寨”中,大量的岗位被人工智能和机器人取代,人们沉溺在虚拟现实来逃避现实,这些都可以在去年上映的《头号玩家》中找到相似的设定。

脑后插管蹦迪,从抖音开始

被拆除前的香港九龙城寨

当我们形容腾讯、阿里这样的公司时,会用到“帝国”一词,以体现他们在相应领域的规模和话语权。对于互联网公司来说,血液是信息和数据,他们的产品围绕着每个人生活的方方面面。

现实生活中法律的限制永远跟不上技术的进步,资本创造出了一个又一个互联网景观,然后任由其发展。他们独立于政府之外,在某些方面对人的控制更甚于政府。

前面的那个故事片段,我们将小区换成城寨,娱乐方式改成脑后插管,社会主体换成大公司,就是一个老套的赛博朋克故事的开头。

02

权利隐性转移

赛博朋克的世界中通常会有这样一家公司,他们利用技术手段掌控着人们生活的一切,公司的boss就是故事的反派。国家的概念通常已经弱化或不复存在。

去年4月11日,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来到美国国会山,为公司的数据泄露丑闻作证。他们曾泄露5000万用户数据给一个叫剑桥分析的数据分析公司。而这个公司利用心理学家和程序员的算法对用户分析,然后通过邮箱等精准投放新闻和竞选信息,最终帮助特朗普赢得大选。

脑后插管蹦迪,从抖音开始

如果Facebook是个国家的话,它无疑是世界第一大国:高达22亿的月活用户,约占全球人口的三分之一。他们通过收集大量有关用户的信息,允许广告商精确定位人群,这种商业模式在让Facebook的广告收入超过所有美国报纸的总和,同时也为他们积累了大量的隐性权利,扎克博格理所应当就是国家的元首。

在赛博世界中,人们生活的每一个细节都收到了计算机网络的控制,由于技术在商业上的过度膨胀,最终导致代表着经济与科技的财团成为高于政治的存在。这种高强度的压抑氛围也往往带来了人性的泯灭,生活在其中的人们往往需要依赖高强度的感官刺激才能激发人们对于内心的感知。这也是这类作品中充斥着暴力、毒品和性的原因。

小说《雪崩》中,尼尔·斯蒂芬森构建了这样一个标准的赛博朋克世界: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