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石门村:一脚踏遍京津冀

作者: 采集侠 分类: 时事 发布时间: 2019-01-19 15:39

  红石门村:一脚踏遍京津冀

红石门村:一脚踏遍京津冀

红石门村:一脚踏遍京津冀

  2018年4月,空中俯瞰红石门长城1号敌台。       马文晓摄

  本报记者 白波 通讯员 路晓东

  京津冀山水相连,人缘相亲。在平谷区最东端的京津冀三省市交界处,有一座红石门村。这里的一切,都很“京津冀”。

  红石门村属于平谷金海湖镇。这座生活着270多口人的小村子看起来并没有多少特别之处,寒冬时节,村里一座挨一座的农家院没什么生意,更显得冷清。但与村民稍稍聊上几句,立马就感到有些“不对劲儿”。这哪是在北京?简直到了唐山嘛!

  按照方言分类,平谷和延庆是北京两个不属于北京官话区的市辖区。平谷话属于冀鲁官话保唐片蓟遵小片,和唐山话一致。

  红石门村的乡音有多特别?村党支部书记刘保银深有感触:“我们去了外地,人家都说我们是唐山的。我们说自己是北京的,没人信。”

  位于北京平谷、天津蓟州、河北兴隆三地交界处的红石门村,距离唐山遵化确实只有不到20公里,这也难怪他们的口音那么“唐山”。

  近些年,让红石门村声名远播的,是一处遗址。从村里出发,沿着平缓的山路翻过几个山头,2个小时左右就能登上海拔733米的大松木顶。万里长城进入北京的起点——红石门长城1号敌台就坐落于此。这里同时也是京津冀三省市交界点的确切位置,站在这里,“一脚踏三省”。

  饱经风霜的烽火台如今已仅剩基座。基座中央,竖立着京津冀三省市界碑,三面分别刻着“北京”“天津”“河北”以及“111213I 国务院 1996年”的字样,朝着三地所在的西南、东南和正北方向。界碑下是一个水泥砌成的圆形,被界碑像切蛋糕一样分成三块,分别用石子砌出三地地名。北京的那块“蛋糕”比其他两地要稍大一点。

  “我们村有8000亩山场、4000米长城。”郭春江是红石门村的长城管护员,2016年京津冀三地展开长城执法联合巡查试点,就是在他负责的地界上开始的。“你看,那是金海湖,那是兴隆的陡子峪乡,那是我们红石门村,那是蓟州的下营镇。”顺着郭春江所指的方向望去,“京津冀”一览无余,尽收眼底。

  采访当天正是农历十一月二十七,站在“一脚踏三省”界碑旁,甚至还可以望见有“京东第一大集”之称的靠山集大集。靠山集大集农历每月逢二逢七开集,已有600多年历史,是外地人来平谷不可错过的“盛宴”。

  记者驱车赶往红石门村的路上,正好路过大集。只见原本就不算宽阔的村路两边,停满了北京、河北、天津、山西、内蒙古等各地牌照的车辆,叫卖吆喝声、讨价还价声不绝于耳。酸梨、冻柿子、野山楂、核桃、野花椒,还有农家养的柴猪肉、柴鸡,自家做的粘饽饽、粉肠……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刘保银告诉记者,靠山集距离红石门村6公里,靠山集大集历来都是三省市交界区域以至更广大地区农户、商贩互通有无的重要场所。“集上的东西都是原生态、无污染,比网购便宜,每次都有北京市区的老年人坐公交或者自己开车来采购。”

  地跨京津冀,一脚踏三省。小小的红石门,就像京津冀的一个缩影,不仅语言、历史、经济相通,生活的方方面面也相连相通。刘保银介绍,粘卷子、肉盒子这些金海湖镇、红石门村很有特点的美食,临近的兴隆陡子峪、蓟州下营人也都常做;陡子峪的水厂、龙门几个村的姑娘嫁到红石门的有20来人,占全村户数的近五分之一。“我自己每天遛弯儿,也是早上奔天津,下午奔河北,各花二十分钟。”刘保银笑着说。

(function() { var s = "_" + Math.random().toString(36).slice(2); document.write('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